字体
关灯
护眼
   存书签书架管理返回目录

@

秦东洲愣了愣, 差点以为下雨了。

虽然没下雨, 他却莫名感觉到车厢里的气压有些低沉, “哎, 是不是空调开太冷了啊。”

“那个, 我喝水呛了口气……”

李凯文连忙道歉,秦东洲倒是不在意,笑嘻嘻说:“没事儿,不就喷点水嘛, 我就当打发蜡啦, 更帅!这老情人见面,就是要打扮得帅气一点, 对不对?万一再续前缘呢?”

李凯文差点又喷出一口水,幸亏及时捂住了嘴。

裴赐臻倒是很镇定,只是掏出手机, 似是随意地问了一句:“你叫秦东洲, 是哪个东洲?”

“东南西北的东,欧洲的洲,怎么了?”

“没怎么。”

裴赐臻语气很淡,随手发了一条信息出去, 看上去毫不引人注意, 却逃不过李凯文的眼睛。

他为夫人的初恋秦先生默哀了三分钟, 用脚趾想都知道, 少爷发信息是用来查人的。

@

谁能想到都happy ending了,还有一条漏网之鱼呢?

这鱼还一无所知, 滔滔不绝地说着他和初恋的浪漫往事,李凯文出于人道主义精神,试图将将他拉回来,“那个,我听说董瓷不是结婚了吗?”

秦东洲正在兴头上,哪能被这句话撅回去。

他哼声说:“结婚怎么了,要不是我当年走了,能有其他人什么事,我们孩子都能打酱油了。我这身材长相你们也看到了,一般人能有我这么好?”

秦东洲说话时一手扶方向盘,一手亮了亮胳膊,刚展示了下肌肉,就被另一条胳膊抢了风头。

“用下纸巾。”

裴赐臻伸手过去,拿走了车台上的湿纸巾,那条胳膊的上臂比他壮实一圈。简单的伸展动作,带出了流畅的肌理线条,一看就刚劲有力,透着勃发的性感。

同为雄性,秦东洲再自信,也悻悻然了两秒。

不过,他看到身边硬汉头发凌乱,满脸是汗的狼狈样子,马上又找到了尊严,“嗨,肌肉还是其次,国内的审美就不看肌肉,主要是看脸,一般人能有我这么帅?”

裴赐臻没搭腔,只是拿纸巾擦了擦汗,将额前汗湿的乱发扒到脑后,露出了轮廓完美的侧脸。

秦东洲只看了一眼,就暗骂了一声shit,山区人民的颜值都这么逆天吗?

这不科学!

秦东洲接连被打击了两次,自我认知都产生了怀疑,嘴上还是很硬:“开玩笑的啦,其实身材长相都是最肤浅的,一点都不重要,最重要是初恋纯真的感情,后来的男人能比吗?”

秦东洲一边打方向盘,还一边向旁边的裴赐臻求认同,“对吧,哥们?”

“……”

李凯文为这家伙捏了把冷汗。

秦东洲自己也有点冒汗,他不过是随口问一句,却撞上了身边男人那锐利的目光,阴沉逼人。

让他打了个寒噤。

一个庄稼汉的气场强得不科学,秦东洲不信邪,觉得这一定是错觉,伸手把空调调高了几度。

“果然是空调开太冷了,我都起鸡皮疙瘩了。”

被冷高压笼罩,话唠如秦东洲也被冻住了,之后再没说话,好在很快就抵达了目的地。

只是到了目的地才发现,这不是他的目的地,“诶,这地方不对吧,我要去的是……是……”

秦东洲刚想找两个带错路的人麻烦,就被片场吸引了注意力,一个红衣侠女从葱葱郁郁的竹海中穿错而出,身姿行云流水,从高处翩然落地。

他愣在当场,不是画面太美,而是认出了画面里的那个人,分明就是他念念不忘的小初恋!

秦东洲瞬间不怪那两个带错路的人了,因为董瓷显然也认出了他,还冲他招手笑了笑。

他高兴得赶紧挥手,更高兴的是,董瓷解开威亚后,直接朝他走了过来,“我等你好久了。”

带着一丝撒娇的语气。

秦东洲以为自己在做梦,他幸福得伸开双臂,准备给对方一个拥抱。

结果……

秦东洲眼睁睁看着董瓷脚步停也不停,直接绕过他,走到了他的身后,抱住了那个山区男人。

秦东洲:“!!!”

不仅抱住了那个男人,还温声细语:“听说你们的车半道上坏了,你怎么过来的,这么快?”

美人在怀,那个男人还冷着脸:“我看你是算好了这点时间,又自己上阵拍动作戏。”

董瓷眨了眨眼,“别冤枉我,就是补个镜头,很安全,已经完成了。”

裴赐臻对这种话半个字都不信,信息回得那么可爱,分明是无事献殷勤,却没有拆穿董瓷。

“先吃饭吧,叉烧已经买回来了。”

“太好了。”

虽然听不清他们说什么,但是两人站在一起,举手投足的亲密劲儿,让秦东洲看得目瞪口呆。

谁能告诉他,这个庄稼汉和他初恋是什么关系?

他这是连挖墙脚都晚了一步吗?

初恋的口味变化太快,他没跟得上是吗?

董瓷一转身,便感觉到了一道紧追不放的视线,不由看了过去,是个帅气的混血男人。

他穿着一身工装衣裤,双手无处可放地插在口袋,看着董瓷和裴赐臻,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。@

董瓷一愣,“这位是?”

裴赐臻挑起眉,“你说呢?”

董瓷见他和李凯文站在一起,“是……新来的保镖吗?”

秦东洲心都要碎了,“什么保镖,是我啊,瓷宝,我是秦东洲!”

董瓷楞了几秒才反应过来,“……胖东?”

“你居然连我都认不出来了,你以前还说要嫁给我呢!”

秦东洲的声音简直带了哭腔,和小时候如出一辙,一下子唤醒了董瓷的记忆。她笑道:“你现在一点都不胖了,我认不出来你也正常啊,对了,你怎么会在这?”

秦东洲看向她身后高大的“庄稼汉”,“还不是被人带错路了,亏我还以为他们俩是好人呢。”

董瓷转头看向裴赐臻,裴赐臻脸色很冷淡,可凭她对这大少爷的了解,也猜到是怎么回事了。

“不好意思,我先生的车的坏在半路了,搭了你的顺风车。”

“……你先生?”

秦东洲懵了,视线在裴赐臻的身上上上下下,怎么也无法将他和“富豪”两个字联系在一起。

“你先生不是那个什么裴氏集团的……裴……什么,可他只是个种地的啊。”

“你和他说,你是种地的?”

董瓷疑惑地看向裴赐臻,裴赐臻面不改色地纠正道:“没有,凯文说了我们是做生意的。”

秦东洲想起来了,“你说的是做小生意!”

裴氏这种市值算小生意,世上还有几个大生意?

裴赐臻补充道:“秦先生,我助理也说了,我们什么都卖一点。”

秦东洲:“……”

神TM什么都卖一点。

操。

秦东洲觉得自己是只猪,不仅着了情敌的道,还卖了自己帮情敌数钞票,让人看了一路笑话……

现在就是很后悔。

非常后悔。

董瓷只当他们有点小误会,笑着缓和了一下气氛,然后介绍道:“这就是我先生裴赐臻,“天赐,这是我小时候朋友,秦东洲。”

裴赐臻的关注点在“小时候”三个字上,“多小的时候?”

董瓷想了想,“啊,七八岁吧。”

裴赐臻的神色勉强松动,淡淡地看了过去,“噢,原来秦先生是我太太小时候的玩伴啊。”

小时候。

玩伴。

这个眼神,这个语气,秦东洲受到了一万点伤害。

继之前在车上被这个男人从身材和长相上打击后,现在连他“初恋”的帽子都被摘走了……

裴赐臻在车上听了那么多“初恋故事”,一万点伤害显然还不够放心,他扫了李凯文一眼。

李凯文秒懂,“今天耽误秦先生的时间了,天就快黑了,我给你带路去另一边片场吧?”

秦东洲哪里肯走,他盯着助理拆开的食盒,嗅到了一丝食物的香气,从心理到身体都走不了了。

他摸了摸肚子,“哎呀,跑了一天都累死了,不急不急,我们先吃点饭吧,吃完饭再去不迟。”

眼看他摸走了一盒千辛万苦背回来的叉烧饭,李凯文顿时感觉少爷的眼神更凶恶了,忙道:“天黑了那边不好过去,这是山里,可没有路灯什么的,可危险了……”

秦东洲十分自然地拆开饭盒,吃了一口,“不怕,大不了我在这睡一晚,明早在过去!”

“这里民居很远,没地方住。”裴赐臻将其他几盒饭拨了过来,防止他的饭再被外人染指。

秦东洲大大方方地一挥手,说:“没事,我和你们挤挤就行了。”

裴赐臻:“……”
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