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护眼
   存书签书架管理返回目录

任何男人想在裴赐臻这挤一挤, 都是天方夜谭。

所以秦东洲刚吃完饭, 还没歇会儿饭气, 李凯文就什么都打点好了, 只等着带他上路走人。

“秦先生, 趁着天还没黑,我们赶紧过去吧,不然耽误你事儿了。”

“这天……”

秦东洲一抬头,看着灰色的天空, 慢悠悠地说:“再等一会儿就黑了, 算了吧,我明早再走。”

李凯文欲言又止, “秦先生,这里住着不方便。”

秦东洲嘿嘿一笑,“挺方便的, 我刚刚打听过了, 你们在这住的都是房车,挺大型号的。每台房车至少好几张床吧,我随便捡一张睡就成了。”

李凯文赶紧说:“我们那几台都睡满了,还有保镖啊医生啊什么的。”

秦东洲不以为意, “瓷宝那台没满吧, 我睡他们那台就行。”

李凯文急了, “那哪儿行!”

“怎么不行?”

秦东洲开始从越野车里搬行李出来, 一边搬一边说:“你放心,瓷宝那边肯定没问题。我们又不是睡一张床, 再说了,小时候我们一张床也睡过啊。”

李凯文现在特别庆幸少爷不在,要是少爷在,听了这话,恐怕秦东洲今晚想走都走不成了。

那得做轮椅才成。

他一言难尽地说:“秦先生,现在不一样,夫人现在是特殊时期……”

“什么特殊时期?”

“你不知道吗,我们夫人怀了宝宝,不可以太吵……”

秦东洲一愣,“瓷宝怀孕了?”

李凯文见他终于有点正常反应了,总算松了口气,“对对,所以秦先生,您懂的吧?”

秦东洲皱着眉,认真地思索了一下,“我懂,我懂。”

李凯文以为他懂自己的潜台词了,也就放心了,“我已经找了人带路,秦先生随时出发都行。”

秦东洲点点头,“我好好想想。”

李凯文见一切顺利,便跑去和裴赐臻汇报了情况,“少爷放心,都处理好了。”

“人走了?”

“还没,不过他已经在想什么时候走了,晚上应该就走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裴赐臻正在陪董瓷拍夜戏,是她这个角色全剧最亲密的戏份,饰演的侠女遭受背叛和□□。

即使在婚姻咨询专家的干预下,他认识到了互相尊重的必要性,两人也约法三章,工作互不干涉,但是真正到了这种场面,仍然有些难以接受,看着自家太太和其他男人亲密接触。

但他非得看着,不看不放心。

不过,真到了现场,裴赐臻却发现这种拍摄和他想的不一样。

拍摄现场和画面里看到的截然不同。

就拿这段来说,开机时根本没董瓷在镜头里,只有一位男演员对着镜头进行无实物表演……

这就算了,男演员不仅要对着镜头演出该有的情绪以及动作,还得一边演,一边扑倒摄影师。

扛着大型器材的摄影师。

这场面别说旖旎了,看一眼都觉得两人辛苦,不仅这两人辛苦,场外一大工作人员围观配合。

董瓷则端着水杯,在导演边听他讲戏,听完之后经过裴赐臻的身边,见他看得十分认真,不由调侃,“怎么,你对男男的‘亲热戏’都有兴趣?”

裴赐臻抿了抿唇,“你们平时亲热戏也这么拍?”

董瓷看了一眼现场,没觉得有什么不对,“是啊,有什么问题,别看这样显得怪,到时候接上我那部分就很自然了。其实很多场景的戏,拍摄和最后出现的效果完全不一样。”

这些天的跟组经历,裴赐臻对这个既陌生又不感兴趣的行业,有了更多的深入了解和体验。

其实很多事情在体验之后,都会发现没有那么严重。

那么不可接受。

就像董瓷,如果是以前,肯定很难想象有人比助理还跟她更严,忙前忙后,也管前管后。但是真正体验了,却感觉并没有那么糟糕。他没有那么糟糕,时时刻刻待在一起,也不糟糕。

他就是那个对的人。

董瓷带着笑看向那大少爷,看他英俊的侧颜,看他目不转睛盯全程的样子,“怎么,你是担心我们平时不这么拍,等你这个投资人在场的,专门糊弄你?”

裴赐臻语气很淡,“拍戏都是假的,假的东西,我不在意。”

看上去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,董瓷却捕捉到他眼底掩藏也掩藏不住的占有欲,从来不曾消失。

@

她竟没觉得是负累,反而依偎到男人的怀里。

董瓷目光柔和而笃定,轻声地说:“拍戏只是我体验生活的方式,我真实的生活里,只有你。”

就像是说,她只归他所有。

裴赐臻的唇角止不住上扬,“嗯。”

他搂住了董瓷的腰,心中平静又安定,这种完全放松又满足的状态,只有董瓷能给他……

这场夜戏拍得并不算晚,两人回去的路上还在说着要吃点什么宵夜,远远就闻到了一阵甜香。

董瓷被吸引了注意力,“什么味道,怎么像是棉花糖?”

裴赐臻的注意力却在他们的房车基地附近,那堆篝火旁好像多了点什么,好像还多了个人。

随着越走越近,董瓷一眼就看到了在篝火堆边烤东西的人,“胖东?”

秦东洲穿着个背心和大裤衩,特别生活气息地在烤着一大串棉花糖,花样翻飞,很是嗨皮。

裴赐臻见这家伙还在,转头就看向了李凯文。

李凯文都懵了,脱口而出:“秦先生,您不是想好要走了吗?”

秦东洲眨了眨眼,“不是啊,我想好了啊,瓷宝那不方便挤,我还可以扎帐篷啊!”

果然,房车的正对面已经扎了个绿色的小蒙古包,大咧咧地竖着,就像是隔着篝火两军对垒。

裴赐臻目光微沉,不动声色地打了个电话。

秦东洲笑得很欢,他冲董瓷招手,“瓷宝,快来快来,棉花糖刚刚烤好,沾饼干试试!”

“还真是棉花糖啊。”

董瓷有些惊喜,好久没吃过了,自然而然地走了过去,“还有巧克力呢,你怎么还带了这些?”

秦东洲将烤好的一根递了过去,“我自驾着玩嘛,路上开到哪是哪了,搞烧烤少不了啊。”

董瓷拿过来尝了一口,焦糖色的糖块,酥脆的糖衣,内芯已完全融化,咬下去就是爆浆的甜。

秦东洲凑过去,笑着问她:“有没有记忆中甜甜的味道?”

裴赐臻打完电话回来时,就听到这么一句话,脸色瞬间阴沉了。

董瓷却想起小时候在他家烤棉花糖的情形,笑着说:“不错,你现在烤得有你爸那么厉害了。”

“那还用说。”

“对了,你爸还好吗?”

“他啊,好得不了,一点都没变。”

秦东洲为了验证自己说的,还掏出了手机,“你看,这是他最近的照片,是不是和以前一样?”@

秦东洲的爸爸是个美国人,虽是中年,身材还是保持得很好。照片上的他,健身后拿着个甜甜圈,正在逗弄两个小孩,笑得一脸灿烂,很是平易近人。

董瓷觉得他和记忆里没有区别,看照片都觉得温馨,“威廉叔叔还是那么帅。”

“我也很帅啊,完美继承了我爸!”

“对了对了,你看,我这还有我们小时候的照片,我发给你……”

只是,秦东洲还没来得及多和董瓷交流下感情,追忆似水年华,手机就突兀地响了起来。

他刚接通,电话那头就传来急切的呼声:“你在剧组了是吧,快到这边片场来,器材出现了个大状况,你得赶紧过来,不然事情就大条了。”

“现在?”

“是啊,现在!马上!”

秦东洲郁闷地看了一眼手表,嘀咕道:“这都几点了啊,还让不让人休息了,真能折腾人。”

董瓷也是干这行的,知道时常有突发状况,“快去吧,肯定是大问题。”

裴赐臻也挑了挑眉,“是啊,说不定那边全剧组都在等着你呢。”

秦东洲也知道非去不可,他看了一眼帐篷,还没开口呢,李凯文就飞奔了过去,还招呼了两个保镖。

“放心,我们马上就帮你拆了!”

“等等,我还没说要拆啊,说不定我明天还来呢……”

李凯文一听他说“明天还来”,拆得更迅速了。

秦东洲说了没说都一样,反正帐篷是在大家齐心协力下拆了,还帮他打包送上了越野车。

就差一群人在后面推车了。

董瓷眼看童年玩伴就这么被送走了,只好吃着烤棉花糖,独自看以前的那些照片了。

都是有年头的照片了,照片上有的是一个白人男子带着一群小孩烧烤,每个人都拿着棉花糖。

还有的是几个小孩子在办家家酒,其中最漂亮的小女孩穿着白色的小洋裙,被一个胖嘟嘟的金发男孩拉着手,他笑得嘴咧到了牙后跟,高兴得就差高呼万岁了。

“这是谁?”

“你怎么做人老公的,连自己老婆都认不出来?”

董瓷笑瞪着他,却被这裴赐臻拉过手,一把带进了他的怀里,“你小时候就喜欢这种小胖子?”

@

“你也说是小时候了,哪知道什么喜欢不喜欢?”

“他说你是他的初恋。”

“胡说什么。”

董瓷笑声一片,“那时候怎么算?”

裴赐臻微眯着眼睛,“那你还说以后要嫁给他?”

“不是你想的这样。”

“那他爸呢?”

“……关他爸什么事?”

董瓷有些莫名其妙,裴赐臻却有自己的观察,“你刚刚看他爸照片的时候,脸上表情不对。”

董瓷:“……”

这大少爷当年是真当特工去了吧?

董瓷哭笑不得,她用饼干、巧克力版夹着刚烤好的棉花糖,送到了他嘴边,想堵住他的嘴。

“太腻。”

“不腻,很甜的。”

裴赐臻在太太的伺候下,勉强尝了一口。

“甜吗?”

“还行。”

裴赐臻说得勉强,与其说棉花糖甜,不如说只要是董瓷亲手喂的,嘴里不甜,心里也是甜的。

董瓷笑弯了眼,“以前小时候,威廉叔叔经常带着我们一起玩。去爬山,去野炊,烤棉花糖,他将孩子照顾得特别好,世界上原来有这么好的爸爸。我经常想,这要是我的爸爸就好了。”

说到这,董瓷有些怅然,“那时候特别羡慕胖东,后来胖东知道了,就说我以后要是嫁给他,他的爸爸就是我的爸爸了……”

裴赐臻摸了摸她的头,然后落下了一个吻,“我是没有爸爸让你羡慕了,不过我可以夫代父职,像爸爸一样的疼你照顾你。”

明明是很温暖的话,却莫名透着暧昧。

董瓷难以自控地联想起这个称呼伴随的刺激,一把推开了他,“滚蛋,怎么听着像乱.伦似的。”

“这可是你自己说的。”

“啊?”

“宝贝,你的要求我一定满足。”

董瓷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裴赐臻抱了个满怀,棉花糖掉落一地,她唇边的糖霜也被禽兽舔走。

篝火越晚越亮,夜越深越缠绵。

*

与此同时,剧组的另一头,秦东洲却在苦哈哈地忙碌着,一忙就忙了几天,别说抽空去看董瓷了,差点连吃饭睡觉的功夫都来不及。

好不容易忙完了这茬,他准备过去另一边了,接过这边来人告诉了他个好消息。

“这边已经处理好了,影视城那边新开机的剧组正需要你!影视城比这种山区条件好多了,没有蚊虫,五星级宾馆,待遇翻倍,还等什么呢,赶紧去吧!”

“待遇是很好没错,可是没有董瓷啊。”

“怎么没有,有啊,当然有!”

秦东洲的嘀咕没能逃过对方的耳朵,他掏出手机直接打开了卫星地图,“你看,到处都是!”

秦东洲一看,果然到处都是董瓷。

……的广告牌。
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