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护眼
   存书签书架管理返回目录

有了宝宝之后的很长一段日子, 裴赐臻其实都是有些后悔的, 太早从二人世界变成四人世界。

他本身不喜欢孩子, 即使有一大群专业人士帮忙, 有了宝宝和没有宝宝的心理, 总是两回事。

两兄弟又很黏妈妈,还十分吵闹,导致裴大少的美好生活天翻地覆,不得不肩负爸爸重任。

这个重任就是……从小培养两孩子好习惯。

几点吃奶, 几点玩, 几点睡觉,几点是妈妈时间, 几点是好兄弟自己玩的时间……

董瓷看完他的计划表后,有点目瞪口呆:“是不是也太早了?”

当然太早了,任是裴大少再强势, 拿两个奶娃娃也毫无办法, 保姆怕他,奶娃娃可不怕他。

裴赐臻稍微凶一点,就被吐得满脸奶。

他长这么大,除了他太太, 还没第二个人敢在他脸上撒野, 气得就差把刚换下来的纸尿裤熏儿子以示惩戒了。他也确实这么做了, 不过臭臭的味道刚一靠近, 两个机灵鬼就哀嚎起来。

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受了“生化虐待”。

董瓷和宝宝们母子连心,一听到哭喊声就赶了过来, 裴赐臻手里的“生化武器”差点暴露。

董瓷将宝宝抱了起来,“他们怎么又哭了?”

裴赐臻面不改色地将纸尿裤扔进垃圾桶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,“谁知道,可能就是喜欢哭。”

就像印证他说的似的,没被抱的那个娃一瘪嘴,眼泪又吧嗒吧嗒地下来了。

董瓷无奈了,“天赐,我抱不了两个,你怎么干看着,也抱一抱大宝呀。”

裴赐臻没记错的话,刚刚就数大宝吐他奶吐得最多,这会儿还得哄,到底谁是老子谁是儿子?

“抱呀,还是不是你儿子了?”

“……”

裴赐臻郁闷地将大宝抱了起来,偏偏宝宝还不乐意,一个劲儿往妈咪那边伸手,“啊啊……”

最终,今天他的裴太太又被两个儿子抢走了。

这日子没法过了。

裴赐臻有种想把儿子们塞回去的冲动。

董瓷一直待到宝宝们快百日才回国,虽然李家的人早飞去美国看过宝宝,到底只是几个代表。

这次带着宝宝回国,才真正在国内一班亲友面前露了脸。

徐青青和叶景程是第一拨来看干儿子的。

不过两夫妻却一前一后,完全没打招呼似的,各管各的,先来的是装了一车厢礼物的徐青青。

虽然不是可爱的女宝,但是这么嫩的奶娃娃,继承了爹妈超高的颜值,精致的长相不辨男女。

头发还很茂盛,都能扎小辫儿。

徐青青和董瓷两人就像小时候玩芭比娃娃似的,毫无心理压力地给他们穿起了各种公主裙。

还戴上小皇冠,连星星棒都准备好了。

穿着玩儿就算了,可是徐青青这么一个知名时尚摄影师摆在这里,不拍几张大片是不可能的。

拍完了,还顺便发给董瓷官宣。

一向发博很正经的董瓷,这次也开了一回玩笑,将两个儿子的美照发了上去,一张“小公主”,一张“美人鱼”,配文:[哪个才是可爱的男孩子?]

[小公主肯定是男孩子,和裴大少很像啊,五官一个模子刻出来的!]

[美人鱼才是男孩,你看他那小眼神,很霸气啊。]

[肯定是小公主!]

[绝对是美人鱼!]

粉丝和网友们火眼金睛地猜了好久,万万没想到真相全军覆没,这么可爱竟然全都是男孩子。

自此这些照片全成了两个小少爷的黑历史。

董瓷和徐青青玩得不亦乐乎,保姆带着宝宝下去换衣服洗澡时,她看出了徐青青心情不大好。

时间一长,徐青青那头奶奶灰已经掉色,变成了黑长直,比从前更显得清纯稚嫩,长相完全像是哪个中学的校花。她穿着T恤牛仔裤,一双马丁靴,盘腿坐在地毯上把玩着相机。

任谁见了这样的她,都很难将她和之前的风云人物“叶太太”对上号。

之前小半年董瓷没有在国内,对于徐青青和叶景程的斗法也只是有所耳闻,总之他们两夫妻的花边新闻养活了无数小报,无数自媒体,玩遍半个娱乐圈,堪称媒体狗仔们的衣食父母。@

虽然贵乱,但是叶景程之前花花公子的形象深入人心,徐青青的逆风翻盘让人忍不住叫好。

这种男权社会,竟有人黑转粉,为叶太太的回击打卡,更有无数网友天天等着他们夫妻“官宣”新欢。

你来我往,精彩绝伦。

董瓷端来了两杯咖啡,递给好友一杯,“现在怎么样了,真离婚了?”

徐青青喝了一口,眼皮也没抬,“离了。”

“离了也好,你们玩得太过火了,就算各玩各的,也不好太高调,你们简直是打擂台啊。”

“是他先动手的,我本来态度是很端正的。”

徐青青往沙发上一躺,有些不想提之前那些事,“就当我不陪他玩儿了吧,反正嫁妆那些东西都到手了,我的模特公司也稳健了,现在离婚了也不用担心被逼婚了。”

董瓷似笑非笑,“你们家还敢逼婚?”

说到这,徐青青也笑了,她来了精神,“你别说,知道我要离婚后,他们连半个不字都没说。还各种给我介绍律师,让我们赶紧离婚,还让我别贪财产,差多少,他们给我补,只要我离婚,说老徐家再丢不起这个人了。你是不知道,我后妈脸都气青了,恨不得吃了我!”

董瓷想起从黎敏那儿听来的八卦,不由说了一嘴:“也正常,你不知道,好像因为你的原因,她女儿相的几个青年才俊,全都没戏了,那些人可能是怕步叶大公子的后尘。”

毕竟这个阶层里,男人乱的一抓一大把,又有几个女人敢公开叫板,你做初一,她做十五。

徐青青笑得更灿烂了,“哎呀,我真是罪孽深重啊。”

董瓷嗤了一声,“你那妹妹又不是盏省油的灯,玩得比你过分多了,你在人家面前就是个小学生。我听说,你家叶公子一开始可是介绍给你妹妹的,后来怎么变成你相亲了?”

徐青青一摆手,“你不知道,叶景辰那家伙可迷信了,他说他结婚,老婆必须是属猴的,生日还得是五月,不然会克他。他一听我妹属鸡,见都不肯见。后来我爸想起我属猴,我的生日好巧不巧,就是五月,然后就把我给推出去了……”

董瓷啧道:“封建迷信果然要不得,你看,你这不还是克他吗?”

徐青青瞪着眼,“是我克他还是他克我啊,和他结婚要了我老命了,这才一年我都长皱纹了。”

“哪里长了,瞧你脸嫩的。”

“这里啊。”

徐青青指着自己的眼角,董瓷凑近看了一眼,明明光滑得要命,“好了,你别和我炫了,欺负我产后还没恢复过来是吧。这么嫩的脸还说长纹,那我呢?”

徐青青嬉笑着扑了过去,“你是女神啊,老了也是女神,我不一样,我要吃青春饭的!”

“你这基因太好了,能吃一辈子青春饭,都不见你老。”

“好了,你又要嘲我小学生了是吧!”

“哈哈哈。”

董瓷和徐青青笑笑闹闹了一上午,吃过午饭,徐青青接了通电话,有事要忙才先走了。

董瓷送她送到院子门口,“我听说你又在国外浪了一圈,肯定积压了不少工作吧?”

徐青青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,“大过年的待在家里没意思,再说了,好不容易恢复自由身,不浪一浪都对不起我去年的英勇献身啊。”

“你不放在心上就最好。”

董瓷无奈一笑,眼看着好友开车走了,刚要转身回屋,便听到一阵喇叭声,原来又来了客人。

竟然是叶景程。

叶景辰的气质和裴赐臻截然不同,小麦肤色高鼻梁,笑起来痞中带野,有种别有味道的帅气。

最是招女人喜欢,看脸就能猜出他的桃花运。

@

不过最近的他可能命犯太岁,看上去精神不佳,衣品也死气沉沉,活像是去参加葬礼的样子。

叶景辰看到董瓷,闷声打了个招呼,“好久不见。”

董瓷淡淡笑道:“也没多久,两个月前,你和青青还一起来棕榈滩看过宝宝呢。”

叶景辰目光闪烁了一下,好像有些走神。

董瓷本来以为,这两人可能会有戏,没想到发展成这样,出于对闺蜜的维护,难免有些迁怒。

不过成年人,都懂得夫妻间难分是非对错。

所以,她的迁怒也就表现为态度敷衍,等裴赐臻下来后就说:“你们先聊吧,我去做个午睡。”

董瓷一走,叶景程就皱起了眉,“你太太是不是对我有意见,青青是不是和她说我什么了?”

裴赐臻一手抱两个儿子,一边哄儿子喝奶,一边道:“你管那个做什么,你们不是离婚了吗?”

叶景程一听离婚两个字脸就黑了,立马纠正道:“没有,我还没签字,谁说我们离婚了?”

裴赐臻道:“你老婆。”

叶景辰脸色沉了下来,被人一句话戳中了心脏。

裴赐臻没理他,喂完了奶后,还手势熟练地儿子拍奶嗝,完全是一副奶爸形象,让人看到傻眼。尤其是叶景程,哪里看过冷漠疏离的发小是这个样子,这画面简直温馨得刺眼。

他忍了又忍,实在忍不住了,“带孩子这种事至于让你来么,那么多保姆干什么去了?”

裴赐臻斜睨了他一眼,“你懂什么,这叫培养感情,培养好了感情,才能好好教育他们。一开始得多点耐心,之后才能……”@

叶景程心情一团糟,哪有心情听他的育儿经,他觉得这家伙就是在炫耀,没错,就是在炫耀。

“你在炫耀你有妻有儿万事足吗?”

“……”

裴赐臻有些无语地看着沙发上的男人,简直不忍心戳他伤疤,“你还真是缺什么脑补什么。”

叶景程抬起头,那张帅气的面孔上,一双眼睛都快拉出血丝了。

裴赐臻抿了抿唇,“你要是放不下,就不要那么作死,又不是三岁,做事能不能过点脑子?”

叶景程深吸一口气,咬牙道:“这能怪我吗,你不知道她多气人,才跟我和好如初,第二天就带着个小鲜肉出双入对。妈的,那家伙才十八岁,居然敢跑来跟我说,我不能给青青幸福,他会好好照顾姐姐,让我不要耽误青青……我当时真想弄死他。”

裴赐臻很能理解他的心情,拍了拍他的肩,“那就去弄死他。”

叶景程掏出烟盒,烦躁地说:“问题是不止他,有好多个他啊,我还能一个个摁死啊。”

裴赐臻伸手把他的烟掐了,“别在我这抽,我老婆孩子都在呢。”

怎么时时刻刻都要提“老婆孩子”,这是欺负他没有“老婆孩子”?

叶景程快气疯了,“你这没人性的,有了媳妇忘了兄弟,我都要去跳楼了你连烟都不让我抽。”

裴赐臻要笑不笑地看着他,“那你去跳,不过我这才三楼,跳了也解决不了问题。”

叶景程将烟盒一扔,“你真狠。”

裴赐臻的儿子被他一声大得吓了一跳,一个哇哇哭起来,另一个也不甘示弱,瞬间吵成一片。

叶景程只觉得魔音穿脑。

裴赐臻却似习以为常,还能一边哄儿子,一边教他追妻:“你就不够狠,你要是狠一点,一开始就没这么多事。就算有好多个抢又怎么样,还是你自己觉得没这个本事抢回来?”

任哪个男人也不能承认,自己没本事,何况还是在抢老婆这件事上。

再说了,这原本就是他自己的老婆。

这叫完璧归赵。

眼看叶景程陷入了深思,裴赐臻最后再点拨了他一下,“对了,在你来之前,你老婆也来了。”

叶景程一愣,“什么时候,她回国了?”

裴赐臻看了看表,“待了一上午,吃了午饭,如果你现在开车去追的话,说不定还能追上人。”

叶景程猛地站了起来。

裴赐臻看着他,他似乎觉得动作幅度有些太大,又强行坐了回去,“我干嘛要去追,错的人又不是我,你到底是不是我兄弟,怎么老是长别人志气,灭我的威风。”

裴赐臻挑了挑眉,“真的不追?”

“不追。”

叶景程抱着双臂,如一尊不动金刚,就这样僵持了两分钟,他的屁股就有些坐不太住了。

“哦,随你。”

裴赐臻倒是不慌不忙,继续抱着两个儿子,还唱起了一点也不好听的摇篮曲。

叶景程觉得自己耳朵都快瞎了。

一颗心乱糟糟的。

又过了一分钟,他终于坐不住了,再次起身,刚一起身,裴赐臻就看了过去,“不是不追吗?”

叶景程哼了一声,“谁说我要追她,我想起公司那边还有点事,就不打扰你的亲子时光了。”

说着,他看似从容地取走了外套,缓缓地穿上,然后转身离开。

开始几步还挺闲庭信步,之后就越来越快,几乎是跑路一般地飞奔了出去,背影都成了残影。

没一会儿,楼下就传来了踩油门的跑车噪音。
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