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护眼
   存书签书架管理返回目录

董瓷被楼下跑车的噪音声吵醒, 得知是叶景程, 而且还是为了追妻, 不禁有些莫名其妙。

她看向裴赐臻, “不是都离婚了吗?”

裴赐臻将哄睡的宝宝们放进摇篮, 边推边说:“离婚不是一个人的事,总要给人解释的机会。”

董瓷不以为然,“几亿网民都看见他左拥右抱,还有解释的必要吗, 你真是多此一举。”

“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相。”

“真相不真相, 发展到这个地步都不重要了,这段婚姻搞得他们俩都不开心, 离婚也是解脱。”

董瓷的观点,令裴赐臻蹙起了眉。

董瓷却走过去按了按摇篮的电动按钮,笑着看他, “看你, 智能解放双手,还手摇做什么。”

裴赐臻拉住她的手腕,将她带进了怀里,目光幽深:“所以, 结婚后不开心就离, 嗯?”

董瓷眨了眨眼, “我说的是青青他们, 你又发散到哪里去了?”

裴赐臻却不理会她的避重就轻,不放过任何教育她态度端正的机会, “婚姻是件很神圣的事情,既然结了婚,就要有相守到白头的觉悟,动不动就想退出,是不负责任的行为。”

董瓷忍笑,“你到底是说我们,还是说他们?”

裴赐臻眯了眯眼睛,“都一样。”

董瓷搂着他的脖子,展颜笑道:“怎么会一样,我们是天生一对。”

裴赐臻勾起唇,“网上的人也说他们是天生一对。”

“他们是看热闹不嫌事大!”

“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。”

董瓷知道打嘴炮是打不过这大少爷的,摇头推开他,“随你怎么说,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上。”

裴赐臻将她拉了回来,“是吗,那你敢不敢和我赌?”

董瓷一愣,“怎么又赌?”

裴赐臻将她圈在自己怀里,“你就说你敢不敢吧。”

董瓷有些不明所以,“赌什么?”

裴赐臻将脑袋枕在她的颈窝处,呼吸着属于他的味道:“赌他们会不会冰释前嫌,不再离婚。”

“你赌他们会复合?”

“没错。”

董瓷明眸闪动,搞不懂为什么裴赐臻这么笃定,“别怪我没提醒你,青青已经打定主意离了。”

裴赐臻揉乱了她的头发:“我知道,人以群分,她和你一样心狠。”

“……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。”

@

董瓷感觉很冤,无奈地转移了话题:“你不是就想赌吗,我赌他们没戏,对了,赌注是什么?”

裴赐臻在她脸颊上啜了一口,而后低笑道:“我要是输了,随你处置。你要是输了,就公开向你先生示爱,说爱他此生不渝,一辈子老老实实地做他的裴太太。”

董瓷被他逗笑了,“这种话还非得公开说?”

裴赐臻挑起眉,“怎么,赌不起?”

“啧,我可是为你着想,你要是输了,我也要你当众示爱。”

“可以。”

裴赐臻答应得十分轻易。

“少来。”

董瓷掐了一把他的腰,“你这么一个高冷大少,要是当众肉麻的话,以后人设可就崩了。”

裴赐臻咬着她的耳朵,“我不会输。”

董瓷对他的迷之自信不置可否,他或许了解叶景程,但他显然不了解徐青青。她和徐青青从小一起长大,她很清楚,徐青青不是那种三言两语就能哄回去的女人。

倒不是没心,而是心特别大。

解决问题的办法也特别单纯,以牙还牙以眼还眼,不搞那些虚的,说不玩,那就是真不玩了。

过了两周,徐青青在自己的游艇上办了个生日派对。

一大班朋友为她庆生,董瓷也在其中,整艘游艇上都是俊男美女,场面十分热闹,活动繁多。

董瓷不仅没在派对上看到叶景程,反而在派对上看到一个帅气的男孩子,他拿无人机载着鲜花戒指,向徐青青求婚,“答应我吧,青青,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!”

在场的人起哄声一片,董瓷却有些没跟上节奏,“开玩笑吗,那个男孩看上去还没成年吧?”

“成年是成年了,不过没到法定婚龄是真的。”

“哈哈哈,那又怎么了,只要是真爱,年龄不是问题!”

“就是啊,比起花花公子,还是这种一心一意的大男孩靠谱,心思多单纯,多真啊。”

像是看到董瓷一脸疑惑,旁边的朋友解释说:“瓷宝你不知道,那家伙追了青青好久了,为了这事快被他家老爷子打死了,说是宁愿不当歌手了,也要和青青在一起。”

董瓷隐约听过这么一件事,没想到居然是真的,这下好,她顺手把求婚的现场拍给了裴赐臻。

彼时,裴赐臻刚开完一场会,正在办公室里摇奶瓶,准备给他带着来工作的大宝二宝喂奶。

大老板带娃上班这件事,说实话,震惊了一片。

但是平日大老板太过冷面阎罗,所以没有人敢多嘴,秘书更是赶紧准备了婴儿床还有婴儿位。

所有人都觉得大老板是爱子心切,只有两个小少爷的保姆知道,他爹是掌控欲和强迫症发作。

好像少贯彻一天育儿计划,之后的教育矫正过程就会受到不可逆的影响。

危害他婚姻生活的质量。

裴赐臻检查完奶瓶,将喂奶的重任交给保姆,然后低头看了一眼太太的信息,唇角微微上扬。

董瓷:[看到视频了吗,青青说她会考虑,亲爱的,你输了。]

裴赐臻:[别高兴太早。]

董瓷:[你就死鸭子嘴硬吧,叶大公子没戏了,劝他赶紧放手,去找第二春,微笑/]

裴赐臻:[不急。]

裴赐臻顿了顿,一个电话打给了叶景程,“你老婆今天生日,你不知道?”

电话那头有其他的人声,叶景程一边说着“猴子气球往左,再往左”,一边冲电话里说:“我老婆生日我当然知道啊。”

“那你在干什么?”

“我在给她准备生日惊喜啊。”

叶景程颇有些得意洋洋,“你不懂,女人就喜欢浪漫,被怪兄弟没提醒你,学两招受用无穷。”

“你这么懂浪漫,老婆不还是跑了?”

“……喂!骂人还不揭短呢,再说这个我翻脸啊,还有,你打电话给我做什么?”

裴赐臻淡淡道:“没什么,就是提醒你一下,已经有别的男人给你老婆准备好惊喜了。”

叶景程脸色骤变:“别的男人,谁?”

“你自己看。”

“……”

叶景程怔了怔,然后手机响了响,收到了一条派对视频,刚按开播放,就看到了满屏玫瑰花。

花海中,一个毛还没长齐的年轻男孩单膝跪地,居然捧着戒指向他老婆求婚,还大言不惭。

“答应我吧,青青,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!”

叶景程气得两眼发晕,摔了好几样东西,把布置惊喜的工人门吓得不轻,一个个都屏声静气。

最气人的是,他听到视频里的背景音,竟然全都是“答应他!”“答应他!”“答应他!”。

这群人还有没有道德了?

宁拆十座庙,不会一桩婚,挖人墙角的男人肯定会有报应的!

叶景程心脏有些抽痛,不过也顾不上了,他按着心口,连外套都没拿就冲了出去,跑没了影。

再慢一步,他老婆就飞了。

*

董瓷并没有参加完全场派对,毕竟徐青青的派对一向是从白天到深夜,说不准还要玩个通宵。

作为有家室的人,她失去了玩通宵的条件。

所以董瓷中途就从派对上离开,早早回家陪老公带娃,享受有夫有子,一家四口的幸福生活。

他们这边是岁月静好,另一边却是鸡飞狗跳。

次日,董瓷刷朋友圈时,扫过一张张派对的high照,刷到一条热血图:[正室暴打嚣张小三。]

正是穿着衬衣踩着酒店拖鞋的叶景程,跨在一个年轻男孩身上,两个男人抓着衣领一顿互殴。

朋友圈都是一群知道底细的朋友,全部跑来看热闹。

[为叶公子捏把汗,一把年纪了,能打赢小鲜肉吗?]

[屁小鲜肉,那是老赵家的孙子,说真的,论辈分,小赵要喊叶大公子一声叔叔,狗头/]

[阔以阔以,侄子抢婶婶√]

[赵金莲:婶婶若是有心,就请饮了侄儿这杯残酒吧← ←]

[老叶真是玩不起,就许他官州放火,不许老婆点点灯,鄙视/]

[人家那边都求婚了,他再不管,明天就要上头条《震惊!昔日国民老公今日沦为弃夫》……]

这些调侃的评论全都是唯恐天下不乱,只有董瓷是真放心不下徐青青,赶紧打了个电话过去。

可是打了半天,都没人接听。

裴赐臻见他太太心神不宁,安抚道:“他们又不是小孩了,会处理好的,你不用帮他们操心。”

董瓷瞪了他一眼,“肯定是你把视频发给叶景程了,教唆他去搞破坏,对不对?”

裴赐臻不动声色地挠了挠刚睡着的小宝的脚底板,传来一声呜哇大哭,打断了他妈的质问。

裴赐臻一副慈父面孔,抱起了宝宝,“你这么激动做什么,把宝宝都吵醒了。”@

“……”

董瓷理亏,不好再追究始作俑者,只好又打了个电话给好友,这次倒是接通了,“青青?”

电话那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,“瓷、瓷宝,什么事?”

“你们昨晚没事吧,后来怎么样了,有人受伤吗?”

徐青青的声音特别哑,和平日判若两人,“是受了点伤,不过不严重,我送他们去医院了。”

董瓷一听,就感觉有哪儿不对,“你现在在哪,叶景程没为难你吧?”

“我没事,不用担心。”

徐青青刚说完,董瓷就听到电话里有一道男声,听上去有些耳熟:“这么早谁给你打电话?”

董瓷不由怔了怔:“叶景程在你那?”

“昨晚他手臂骨裂,我陪他在医院……”

“我的天,那是他自己跑去打人的,难道还要你这个前妻去照顾他吗,他身边有的是人。”

董瓷感到匪夷所思,生怕好友被道德绑架,“再说了,争风吃醋连情敌都打不过,他活该。”

徐青青忍不住辩解:“他手上的伤不是打架打的,是我们在码头吵架,我冲出马路的时候有车过来,他扑过来救我弄伤的。我总不能放着他不管……”

这么好的英雄救美的机会,愣是被快要出局的叶景程撞上了,难怪要像牛皮糖一样黏着不放。

果然,电话那头又传来了叶景程的声音,吊着嗓子撒娇:“老婆,手好疼啊,老婆帮我吹吹。”

“你等等。”

“哎呀,要死了要死了。”

“你别闹……唔……唔……放手!”

徐青青哄完叶三岁,自己也有点尴尬,她沉默了一下,“我昨晚在医院陪床照顾他。”

董瓷无情地拆穿:“你陪床陪到嗓子都哑了。”

徐青青:“……”

董瓷无奈地摇了摇头,知道这回好友又被套路进去了,莫名心疼昨天才求完婚的赵家小哥。

姜果然还是老的辣。

裴赐臻走了过来,“怎么样,我说他们没事吧。”

董瓷见他一副尽在掌握的样子,不由扬了扬眉,“我真搞不明白,叶大公子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,为什么都这个地步了,还非得吊死在前妻这一棵歪脖子树上,是不是欠虐?”

裴赐臻不置可否,“反正他不会放弃的。”

董瓷也感觉到了,感情的事情不能强求,可能这就是人家的情趣,反正她的赌局预感是要输。

不过,比起她的公开示爱,叶景程的公开示爱,抢先带走了一波关注。

这个出了名的风流公子,突然转性,当着几千万粉丝,还有几亿网友的面,发了篇保证书。

除叶太太以外,本人再也不靠近任何年轻女性,请广大网友监督,发现一起,奖金10万。

立博为证,为太太从头发丝坚守到脚趾。

PS.如果发现叶太太身边有年轻男性,也请广大网友提供线索,提供一则,奖金100万。

这种新型套路,别说网友笑疯,就连董瓷都笑得一阵无语。

“他还真会利用群众的力量,这保证书到底是防自己的小三,还是防老婆的小三?”

裴赐臻对这个不感兴趣,他更在意的是另一件事,“既然他们复合了,你是不是要愿赌服输。”

董瓷煞有介事地想了想,“不如我也发份这样的保证书示爱?”

“可以。”

“想得美。”

董瓷笑出了声,栽进了他的怀里。

她虽然做不出叶景程那样的骚操作,但是常规示爱,她还是懂的,并且要做就做到最好。

裴赐臻不知就里,还一直默默观察着太太的微博,等着她哪天履行承诺,好好地秀恩爱。

却没想到,一等就是半年。

@

在半年后的电影节颁奖典礼上,董瓷完成了自己的赌注。

面对着全球直播的无数媒体,董瓷捧着奖杯,在台上发表获奖感言,她眼角眉梢都带着笑。

“……最后,我要感谢我的先生,是他教会我什么是爱和欲望,使我在青涩的年纪就学会了如何演绎有血有肉的角色,一步一步,越来越好。”

董瓷看向了台下的方向,那个永远特别的男人所在的位置。

明明距离那么远,却能感受到他眸中荡漾着惊喜,还有深沉的爱意。

从未变过。

董瓷的心脏被涨得满满,由衷地说:“很幸运你成了我先生,我永远是你的裴太太。Te quiero.”

原以为会难以启齿的公开示爱,就这样脱口而出。

不在意镁光灯,也不在意观众,这一刻,她只在意一个人。

那个人给了董瓷名为“爱”的勇气,从过去到现在,让她渐渐走出自己筑起的墙,走向幸福。

幸福的彼岸是裴赐臻,她生命中最可爱的人。
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