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护眼
   存书签书架管理返回目录

有道是金风玉露一相逢, 便战上三百个回合。

徐青青和叶景程扯完证的第三天, 才各自带着人回家去见父母, 正式宣布两人的合法关系。

惊掉了两家人的下巴。

不过哪家都没反对, 对于这两个混世魔王, 能老老实实结个婚,都是他们两家祖上积德了。

尤其是叶爸叶妈,欢天喜地,比起小明星和小网红, 到底还是娶个门当户对的姑娘更合心意。

何况徐青青长得清纯可人, 忽略那头奶奶灰的话,看上去着实温婉乖巧, 最讨大人喜欢。

至于那头奶奶灰,她说是少白头,叶爸叶妈都乐意信。

能让叶景程那小子主动结婚, 那就是叶家的大功臣, 人爹妈就乐意惯着,宠着,各种大手笔。

徐青青还没从她爸那忽悠来嫁妆呢,先在公公婆婆这里发了一笔横财, 房子、股份、珠宝, 应有尽有。让她这新媳妇, 收得真有点心虚。

“心虚什么呀心虚?”

叶景程将他的姑娘捞进怀里, 狠狠亲了一口,“你是我媳妇儿, 我是叶家三代单传的儿子,这些东西不迟早都是咱们的吗,先给后给的区别,你好好的给我收着,以后传给咱们孩子。”

徐青青被他亲得头脑发昏,心里却觉得有哪不对。

事实上,她的感觉还挺准。

这桩看上去顺利无比的婚姻,就此拉开了搞风搞雨的序幕。

从叶景程公布婚讯起就没消停过。

相比其他低调的豪门二代,叶景程平易近人,十分接地气,哪怕绯闻不断,也有一大票粉丝。

他的发布了一条“介绍一下,这是我老婆”的消微博后,整个平台都崩了。

叶大公子绯闻多不甚数,每个月名字都不一样,今天和这个模特上八卦小报,明儿和那个明星被路人拍下。

可尽管绯闻众多,但经他承认的却几乎没有,更不要介绍老婆了。

而且晒图的那张照片,他将怀里的小姑娘抱得紧紧的,还美滋滋地抓着人家的小手,特意对着镜头露出两只酷炫的钻戒。

别提多骚包了。

[卧槽,叶公子口味怎么变成这样了,这妹子成年了吗,别知法犯法啊!]

[老公啊啊啊!我、不、信!告诉我这不是真的!崩溃大哭!]

[哈哈哈,以后国民老公要变成国民岳父了吗 ]

[叶太太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啊?]

[三分钟,我要叶太太的所有资料,doge/]

[恕我直言,不认识。网红?模特?还是哪个十八线小花?]

[什么小花,这不是徐青青吗,那几个时尚杂志的御用摄影师啊,徐青青!]

[卧槽徐青青啊!他妈的这我女神啊!人根本不是娱乐圈的好吗,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到女神上热搜,震惊!]

[emmm我百度了一下,好像有点厉害,天性鬼马,风格多变,是去年最受关注时尚摄影师。]

[好像拿了蛮多奖。]

这年头作为公众人物很难有多少隐私,更何况是新晋的叶太太,很快就被网友们扒了底朝天。

和网友们以为的灰姑娘嫁豪门,或是心机女上位不同,叶太太的出身太过给力,堪称珠联璧合。而叶太太本身的成绩,也颇拿得出手,更要紧的是,看着单纯无害,还可爱。

以貌取人是人的劣根性之一。

所以婚讯公布后,叶太太渐渐的支持度还挺高,甚至还有不少网友觉得她配叶景程糟蹋了。

因为婚后肯定被绿。

这真是冤死叶景程了,照他看,被绿的几率他比叶太太高得多,人家根本没做人老婆的自觉。

就拿婚后蜜月来说吧,叶景程有笔生意出了点状况,要耽误几天。

他自知理亏,捧着花和老婆打报告,没想到话才说到一半,他老婆就说,没关系,她也有事。

叶景程就不乐意了,“咱俩好好的蜜月,你凭什么有事啊?”

徐青青啧了一声,“你凭什么我就凭什么呗。”

“我有正事!”

“我也是正事。”

“放屁,带着小鲜肉跑非洲看动物算什么正事?”

叶景程自觉登堂入室,是名正言顺的老公,所以坚决要和圈里各种乱象做斗争,不让寸步。

可惜徐青青吃软不吃硬,“带着小鲜肉去非洲看动物就是我的正事,你管不着,你的正事我也不管。你可别忘了我们婚前约法三章,难道刚扯证你就反悔了,你还是不是男人?”

叶景程忍无可忍,只能身体力行地向他老婆证明,他到底是不是男人……

不过这对事情并没有什么帮助,第二天叶景程一翻身,就发现床铺已经空了,老婆不翼而飞。

他问管家,“太太人呢?”

管家:“太太早上六点就出门了,说赶早班机。”

叶景程捶墙:“你怎么不拦着她!”

管家:“……”

现在拦也来不及了,更何况叶景程也有自己的日程安排,于是只能悬着一颗心跑去出公差。

当然,各种电话短信不断,以至于他老婆嫌烦,把他给拉黑了。

这谁能忍,叶景程飞快地把手里事情忙完,立马就追去了非洲,监督他老婆有没有干正事。

好在他赶去及时,扼杀了一切绿光的可能。

不然,那么一个男女莫辨的混血儿模特,拍照的时候身上就一布片,他对他老婆的节操持疑。@

叶景程这么紧张,主要是因为徐青青婚前提了互不干涉私生活,实在太过此地无银三百两。

就差没明着说,大家各玩儿各的。

可是死守着老婆也不是个办法,尤其是叶景程渐渐发现,他老婆公司里人人都是隐藏情敌。

男男女女一个比一个漂亮,盘靓条顺,个个和他老婆亲密无间,又亲又抱,简直没眼看。

他气得牙痒痒。

更要命的是,越了解这个圈子,越发现他老婆在某些方面的名声和他不相上下。

就像某条淹没在大海里的知情人评论——

[半个业内人说一句,徐青青的绯闻一点不比叶大公子少,荤素不忌,男女通吃,了解一下。]

……

叶景程再一想到,他和徐青青见面时,徐青青那感兴趣的眼神,以及两人飞快地进入正题……

不能深想。

这日子没法过了。

叶景程其实是个顶开放的人,这一点和徐青青很相似,但是两人在细枝末节上有点不同。

他属于date就是date,结婚就是结婚,婚前婚后,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。

徐青青显然不愿意为了结婚改变生活方式。

这大约是两人最大的分歧。

按理说,根据婚前协议,叶景程应该和徐青青互相尊重,互不打扰,但是……他又不是圣人!

去TM的各玩儿各的。

叶景程嘴上不说,一派淡定从容,实则挠破头了在想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,不惜和兄弟求助。

虽然他的好兄弟是个毫无情趣,感情史一片空白的男人,但是这个男人成功抢走了别人老婆。

还是全网公认的性冷淡女神。

就冲这一点,叶景程也必须和他讨教一下独家秘笈。

于是特意登门拜访。

开始还放不下面子,左右兜了好几个圈子,最后实在憋不住了,才脖子一横,吞吞吐吐问了出来。

婚后异地的裴赐臻心情不咋地,瞥他一眼:“你想一劳永逸?”

叶景程赶紧乖巧坐直,洗耳恭听:“嗯嗯嗯。”

裴赐臻慢悠悠的提出宝贵意见:“换个老婆。”

叶景程:“……”

他顿时大怒:“滚,要换你怎么不换!”

裴赐臻伸出一根手指,点了点额头:“我有脑子。”

叶景程冷笑:“难道我没有?”

裴赐臻:“那你怎么不用?”

叶景程:“……”

这次谈话并没什么卵用,反而被裴赐臻嘲了一顿。

唯一的值得一提的是,被嘲没脑子以后,叶景程痛定思痛,仔细想了个周全的办法。

他决定从根子上彻底纠正他老婆。

感化她,让她重返正道。

*

徐青青发现,她和叶景程读过了短暂的蜜月期后,婚姻生活就开始越来越糟心了。

好不容易她的模特公司摆脱财务危机,重新走回正规,叶景程却在这关键时刻来给她找茬。还不止找一回茬,接连找了她三回茬,新看中的,准备挖过来的模特全部被人抢走。

“青青姐,我恋爱了,我们准备一起去国外进修一年……”

“青青姐,我准备转型,我有个姐带我。”

徐青青隐隐觉得不对,一打听,好家伙,弄走她人的全是她老公的绯闻女伴。

到底怎么回事儿,已经显而易见。

这也太不把她放眼里了!

还有更奇葩的:“青青姐,我下楼买个包子。”

结果一买就一去不复返,包子买到她老公绯闻女伴家里去了!

第二天就闹着要解约。

神特么的买包子啊!

别说徐青青本来就没什么好性儿,就是事不过三,叶大公子这事儿也玩过了。

所以婚后她第一次杀到了叶景程的公司,直奔顶层办公室,哪怕完全没预约,也没人敢拦她。

毕竟是众所周知的叶太太。

可是在进办公室的临门一脚,徐青青被秘书拦住了,还不止一个,两三个秘书慌慌张张拦她。

瞧瞧,显然里面有情况啊,绝对不是什么正经事。

老虎不发威,当她是病猫啊。

徐青青是什么人,能让人就这么拦外头?

她手脚利落着,这些个天天坐办公桌的小白领哪是她对手,三下五除二就突出重围冲了进去。

里面的确有情况,也的确不是什么正经事。

不过不是徐青青想的那种不正经的事。

CBD寸土寸金的地段,顶层办公室里,居然飘满了猴子模样的大气球,各式各样。

几个工作人员正拿着气球讨论什么,一看徐青青走进来,大家面面相觑,惊讶得全都闭嘴了。

叶景程也非常吃惊,一边摆手让人收拾,一边笑着走了过去,“亲爱的老婆,你怎么来了?”

“没、没什么。”

徐青青嘴张了又合,原本准备的台词全都用不上了,谁知道这花花公子藏在办公室里的不是女人,是猴子啊。

“你弄这些做什么?”

“噢,没什么,项目上需要的。”

叶景程语气平静,然后将他老婆圈进怀里,亲亲密密地将她带出办公室:“你这可是第一次来我公司,来,让我带你参观一下。这栋写字楼还有几层能腾出来,你要是喜欢,就把你那模特公司搬过来吧。我们可以一起上下班啊……”

这种地段的写字楼,还腾出几层?

徐青青可交不起这个租金,也再次被他提醒了自己的来意:“你不说我差点都忘了,我今天找你是想好好和你谈谈的,写字楼什么的就免了,只要你好好管好自己的女人就行!”

叶景程不明所以:“什么女人?”

徐青青没废话,直接干脆利落地拿出手机,将别人整理的资料亮给他看,“别和我装大头蒜,这两个难道不是你的人?”

叶景程看一眼:“理论上,她们最多算我公司的人。”

徐青青收起手机,双臂环胸:“叶景程,你的绯闻有二十卷牛津词典那么厚,不要和我玩文字游戏,你是不是当我三岁?”

叶景程皱眉:“我没有,那都是以前的事了,你得听我解释啊!”

叶景程完全可以解释,可是徐青青根本不是来听他解释的,火气大得很:“我不在意你的私生活,我充分尊重你的自由,你婚前怎么样,婚后照旧,I don\'t give a damn .”

叶景程的脸色一下就变了,但很快就恢复了常态,他皮笑肉不笑地问:“你真不在乎?”

徐青青撇嘴,“只要你别影响我的事,我是最好说话的人。”

叶景程咬了咬牙,面上却微笑着:“很好。”

显然,他老婆根本没把自己列为是她的事。

不过,他会让他老婆意识到这点的。

可是叶景程的斗志刚刚点燃,某个“查老婆”团队的负责人,就给他发来了老婆的最新信息。

几幅抓拍的照片,徐青青和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举止亲密,同进同出,甚至还有过夜记录。

“叶总,叶太太有天和她从酒吧出来,可能太晚,就带着她回家睡了。”

叶景程听得太阳穴一跳一跳,再多听几回,他迟早猝死,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报应?

他深吸了口去,“这个女人又是谁?”

“是一家大公司的模特,叶太太好像想挖她到自己身边……”

渣女人!

渣女人!

叶景程深呼吸,深呼吸,好一阵平心静气才说:“好,让人联系这个模特,就说我捧她拍戏,找个最远的剧组把她给我塞进去。”

“是的,叶总。”

挂上电话,左思右想还是觉得不保险,努力排查自个儿老婆身边的所有男男女女,只差没拿个放大镜一寸寸找了。

到最后,还打了个电话给好友裴赐臻:“你说,你媳妇儿董瓷跟我老婆,她俩应该……没问题吧?”

裴赐臻:“滚。”

叶景程:“……”

叶景程这边处理完一茬,徐青青那边就又黄了一茬,“青青姐,对不起,有人捧我拍戏……”

徐青青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:“谁?到底是谁?”

小模特支支吾吾,最后还是托盘而出:“是、是叶先生。”

徐青青一听,瞬间点燃了暴脾气,怎、么、回、事,这世界上是没有女人了吗?非抢她的?

这就是赤.果果的挑衅。

绝对的。

徐青青这次也懒得再找叶景程理论了,多看他一眼都嫌心烦。

她收拾收拾东西,直接飞法国散心去了。

再和叶景程睡一张床上,她怕自己会半夜梦游去厨房拿菜刀,给他几刀,这阳奉阴违的疯子。

根本没法沟通。

徐青青毕竟是个爱热闹的人,国外什么都好,好山好水,就是好无聊,只能和好友电话解闷。

说是解闷,实际上她挂了电话更郁闷了。

她叹口气,同人不同命啊!

同样是结婚,好友结婚浓情蜜意,老公事事依从,她怎么就这么倒霉,老公处处和她作对?

徐青青百思不得其解,苦闷地吞了无数把狗粮。

漫漫长夜,她觉得很是寂寞。

寂寞到她觉得有叶景程的聒噪当背景音都不错。

其实也不是要很多很多人陪着才不寂寞,就像董瓷有裴赐臻,两人好得一个人似的,旁人谁都插不进去。这样的关系,恐怕任何时候都不会寂寞的。

徐青青的多愁善感,来得快去得也快,甚至还在尼斯拐了外模回国,准备放到旗下重点打造。

这一次,叶景程别想再搞事,再搞事,她就正面刚。

她甚至怀疑叶景程是故意的,可能是结婚了又后悔了,但不想自己背锅,干脆激她提离婚。

对,就是这样!

毕竟上面那些事儿,一般女人绝对忍不了。

叶景程的那些事,一般女人忍不了,可徐青青那些事,一般男人也忍不了,实乃彼此彼此。

当然,这两人各自心里并没有逼数。

以至于局部战争扩大化。

比如,在叶景程看到他老婆从国外带回来一个帅哥,还当自己男伴赴宴后,他妒火冲天,做了件极不理智的行为——故意带着别的女人,参加了同一个宴会。

徐青青即使作为叶太太,关注度知名度和叶景程也无法同日而语,媒体的曝光重点完全不同。

这就导致,叶景程某些故意刺激老婆吃醋的小动作,完美地被狗仔镜头捕捉到。

以至于秒上热搜。

“震惊!叶景程婚后恢复本性,再结新欢!”

“叶景程绯闻亲密近照,女伴身份大揭秘!”

“据知情人士爆料,叶氏夫妇婚姻告急?”

“……”

诸如此类似是而非的报道,数不胜数。

好在两边家长,还有叶景程自己都不是吃素的,飞快地就将热搜给撤了,以及全网删稿。@

律师信警告。

然并卵,删得再干净总有痕迹,何况,越删越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,依然引发网友们热议。

更要命的是,没过几天,又有人发出了叶太太和男模的亲密照。

虽然同样被秒删,但是这一次讨论的热度再创新高,夫妻间这些事儿,有来有往才看着有意思。吃瓜群众可一向看热闹不嫌事大,唯恐天下不乱。

[这事儿我站叶太太,凭什么就你们男人能玩,女人就得忍着啊,9012年了,男女平等!]

[没错,你做初一,她做十五,干得漂亮 ]

[叶太太路转粉]

[田园女权们醒醒好吗!这关性别什么事儿,这是对婚姻尊重不尊重的问题!他们都有问题!]

[就是性别的事儿,你看之前叶公子爆出绯闻时,大家多理所当然啊,好像不婚后出问题就不是叶景辰了。轮到叶太太爆绯闻就呜呼哀哉了,凭什么呀。另,这是女性平权,谢谢。]

[都散了吧,这两夫妻就是各玩各的,实话说富豪圈比娱乐圈还乱,你们还zqsg上了,doge/]

[不就几张模模糊糊的照片么,你们怎么就认定有问题了,好像你们趴人家床上看见了似的。]

[天真!]

[天真+2]

[天真+N]

……

别说阴谋论在网络上最有土壤了,就是在徐青青这里也是一样,叶景程当着她的面和其他女人小动作,把她给气坏了。愈发坐实了叶景程是想激她先提离婚的猜测。

叶景程也气坏了,他更气的是,这次居然没法像之前一样,将那个男模弄得远远的。

他老婆大约是有了前几次的教训,将人护得死死的。就差带回家一起睡了。

叶景程抓心挠肺地在床上辗转反侧,完全不敢想象他的姑娘被别的男人动一根手指头。他也是锦衣玉食被人捧着长大的,忍一时之气还行,哪能长久地忍下去,最后难免爆发。

两夫妻因此陷入冷战期,谁也不肯服输,之前的小绯闻也被两个气没了理智的人弄成大绯闻。

之后连热搜都懒得撤了。

一周两次,两夫妻挨个上,不把对方气出好歹就不收手。

叫微博上的吃瓜群众们好一顿饱餐,天天撑得打嗝儿。

如此闹得满城风雨,叶家和徐家都看不下去了,几次压着两边孩子吃饭认错,都没能成功。

最后,两边家长下了最后通牒——能过就过,不能过就离。

小夫妻这才见了一面。

在两边家长摆证据,讲道理,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后,徐青青和叶景程最终还是休战了。

说到底,其实两人并没有什么原则问题。

眼看快要离婚,叶景程脑子终于清醒了,悔不当初,充分向他老婆反省自己之前幼稚的行为。

他态度这么好,这么诚恳,完全出乎徐青青意料。

尤其当他说:“对不起,青青,我是因为太在乎你了,听到你说不在乎我,才会这么不理智。我做这么多,只是想让你在乎我一点,不要看别的男人,你要多看看我。”

徐青青的心被搅得一团乱。

两人从相识到结婚,再到甜蜜,再到吵闹不休,有太多的意气用事,就像被骄纵了两孩子。

可是有再多不愉快,相处时的那些感觉,却不能作伪。

徐青青是个相信感觉的人,她叹了口气,终是说道:“我也没有不在乎你,如果我真的不在乎,应该不会这么生气。”

这话一出,叶景程顿时觉得天都放光了。

我也没有不在乎你……

没有不在乎……

叶景程在原处愣了半晌,最后蹭一下站起来,激动得一把抱住他老婆,原地转圈。

徐青青好一阵天旋地转:“喂,你干什么!放我下来……唔。”

*

经过这一次折腾,徐青青和叶景程又进入了一次蜜月期,还一起飞往美国看望两人的好友。

看到好友夫妇已经生下两个可爱的宝宝,这对自己都没长大的小夫妻,头一回有了家庭渴望。

大约是宝宝们太可爱了。

回去的路上,叶景程也忍不住憧憬:“我们比他们还先结婚呢,按理说应该我们先有宝宝啊。居然让他们给抢了先,不行,老婆,我们得抓紧造人才行!”

说完,他就将徐青青扑倒在床。

徐青青陷进松软的大床里,被他挠到了痒处,一边躲他,一边咯咯直笑,“这种事怎么急得来,他们也准备了大半年呢。”

“没关系,我们从今天开始。”

叶景程俯下身,在她殷红的唇上印下一吻,“你想要宝宝吗?你和我的宝宝,我们的宝宝。”

徐青青以往并没有想过,可是在棕榈滩,看到两个干儿子时,不得不说,她是羡慕的。倒不是羡慕宝宝,而是有点羡慕两个宝宝的爸妈,那种润物无声的夫妻关系。

在她看到的夫妻中,有各种形形色色的关系,恩爱和美的却极少,能表面和睦已属不易。

徐青青本以为,没有人会例外,没想到这个例外距离她这么近,以至于她觉得她也可以。

她用小巧的指尖描绘着叶景程深邃的眉骨,语调少有的柔和: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有种认识你很久的感觉,甚至能想象出,我们俩的宝宝是什么样的。”

徐青青笑了下,“肯定特别调皮贪玩。”

很温馨的想象。

温馨得叶景程想即刻实现,他捏着徐青青的下巴,反复亲吻着她的唇,“傻瓜,我们本来就认识很久了……”

徐青青被他亲得晕晕乎乎,“什么?”

叶景程笑了,凑近她耳边吻了吻,“我说等你生日,我要给你个惊喜,兑现我的承诺。”

至于是什么承诺,徐青青缠了他好久也没有问到答案,反而被叶景程反身压住,口口声声说要做宝宝计划。

最后,神志不清地迷失在他的甜蜜陷阱。

回国之后,小夫妻如胶似漆了一阵,直到发生了一个小插曲。

徐青青在叶家陪叶妈收拾旧物时,无意中发现叶景程收藏了很多关于摩梭族的资料,有些资料连她都不算了解,难怪两人聊这方面内容的时候,叶景程几乎无所不知。

徐青青忍不住好奇,“他为什么对摩梭族这么感兴趣?”

叶妈大约觉得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也没当回事,随口说:“噢,他的初恋是摩梭族姑娘啊。你不知道,很早以前景程被绑架过,后来救回来了,就有些心理创伤,不怎么爱说话。幸亏有那个小姑娘每天陪她说说话唱唱歌,才好起来……”

徐青青“哦”了一声,不知道为什么,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叶景辰对她唱的歌那感兴趣的样子。看来,是因为她唱的歌,像他以前认识的姑娘,他的初恋。

按理说,成年男女不要太计较彼此的过去,这也是徐青青奉行的人生方针之一。

可是真正轮到自己在意的事,徐青青发现她也不能免俗,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不舒服。

徐青青这边不舒服,叶景程那边也没好到哪里去,因为他的人拍到了徐青青在酒吧和人留宿。

一个年轻得过分的小歌手。

叶景程还没过去找他的麻烦,那个小歌手倒自己找上门了,在一次家宴后,把他给堵住了。

论辈分还是叶景程的远房侄子。

“叶叔叔,你放过青青姐吧。”

小赵满身酒气,叶景程阴沉着脸,他一把揪住了对方的衣领:“你什么意思,你叫我叔叔,那你叔叔的老婆应该叫什么,那是你婶婶!”

小赵都喝糊涂了,一通酒后吐真言。

“你那么多女人,根本给不了她幸福,我会好好照顾姐姐,你就不要再耽误她了……”

叶景程脸色越发的沉,从牙缝中挤出三个字:“你找死!”

被人当面这么觊觎自己的老婆,还是个毛都没长齐的的家伙,叶景程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干脆动起了手。

两人抡起拳头你来我往,以最原始和最男人的方式打了一场。

@

叶景程挂着彩回家,心里憋屈得要死,如果是从前的关系也就算了,现在两夫妻的关系日渐亲密,这种事哪有什么真正的翻篇儿。

何况他们又是憋不住事的性子,没过多久,就因为鸡毛蒜皮的事吵起来,开始翻起了旧账。

论旧账,两人谁也不输谁,光是绯闻对象,男男女女,都能翻个三天三夜不重复。

大吵一通之后,徐青青忽然觉得没意思了,感情和婚姻果然是件复杂的事,也真的不适合她。

她认输。

没过几天,徐青青扔了一份离婚协议。

走人。

叶景程顿时慌了,他吵归吵,却从没想过离婚。在他的观念里,要么不结婚,要么不离婚。

如果可能会离婚,那干脆就不要结。

既然结了,就不是随随便便结的,哪怕看上去再随便,他心里也是坚若磐石。

叶景程知道徐青青是不服输的性格,不会这么容易就弃城投降,肯定有其他原因。可是有其他原因他也没精力去想了,他得先把老婆找回来为止。

这一找,就找了一两个月。

好不容易找到人,叶景程试了各种方法哄,虽然效果不大,但是他老婆至少愿意再考虑一下。

他不要太久时间,只要一个月就行,等他的惊喜冒出来,一定能感化对方。

可是人算不如天算,就在徐青青生日这天,变故横生。

原本在酒店里布置惊喜的叶景程,美滋滋地期待着两人敞开心扉,他老婆感动得泪流满面。

结果没等到老婆泪流满面,倒等到他自己泪流满面。气的。

裴赐臻的电话忽然打了过来,“你老婆今天生日,你不知道?”

叶景程一边说着“猴子气球往左,再往左”,一边冲电话里说:“我老婆生日我当然知道啊。”

“那你在干什么?”

“我在给她准备生日惊喜啊。”

叶景程颇有些得意洋洋,“你不懂,女人就喜欢浪漫,被怪兄弟没提醒你,学两招受用无穷。”

“你这么懂浪漫,老婆不还是跑了?”

“……喂!骂人还不揭短呢,再说这个我翻脸啊,还有,你打电话给我做什么?”

裴赐臻淡淡道:“没什么,就是提醒你一下,已经有别的男人给你老婆准备好惊喜了。”

叶景程脸色骤变:“别的男人,谁?”

“你自己看。”

“……”

叶景程怔了怔,然后手机响了响,收到了一条派对视频,刚按开播放,就看到了满屏玫瑰花。

花海中,那个毛还没长齐的年轻男孩单膝跪地,居然捧着戒指向他老婆求婚,还大言不惭。

“答应我吧,青青,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!”

叶景程气得两眼发晕,摔了好几样东西,把布置惊喜的工人门吓得不轻,一个个都屏声静气。

最气人的是,他听到视频里的背景音,竟然全都是“答应他!”“答应他!”“答应他!”。

叶景程心脏有些抽痛,不过也顾不上了,他按着心口,连外套都没拿就冲了出去,跑没了影。

再慢一步,他老婆就飞了。

幸好,叶景程运气不错,经过一番苦肉计,还有天公作美,到底是将老婆给赢了回来。

最终将她带来了这个惊喜的房间。

徐青青走进房间的那一刹那,便看见各式各样的猴子气球,还有很多孩子的玩具,看上去就像个游乐场。她的耳边传来男人温柔的声音:“还记得吗,我说过的,我长大后就要娶你。”

徐青青愣在原地,“你什么时候说过?”

叶景程笑了,“我早知道你不记得了,不过我一直都记得,你还说,我是你的第一个网友。”

网友……

徐青青瞬间想了起来,许多年前,记忆模糊到根本记不清是多少年,那时的她刚刚接触电脑。

那是徐爸买回来的礼物。

她确实交过网友,度过了很长一段日子,他们无所不聊,虽然聊的大部分内容现在都忘记了。

直到她妈过世,她离开那里,去到了新环境才结束。

徐青青之前听到叶景程的妈妈说他的故事时,她先入为主的认为,确实是有那么一个姑娘,陪在叶景程身边,陪他度过了最困难的那段日子,陪他说话,陪他唱歌。

叶景程笃定地说:“你确实是在陪我啊。”

徐青青摇了摇头,“可我并没有在你身边。”

“对我来说,你就在我身边,甚至隔着遥远的距离,对我来说反而是安全的,可以信任的。”

“对不起,我都快不记得了。”

“没关系,我也没想到会再遇见你。”

叶景程至今都感觉到不可思议,“我后来去到你说的地方找过你,不过没有找到,也查过很多很多摩梭族的资料,仍然没有帮助,有时候我觉得那个小姑娘就是一个梦。”

“我康复了,梦就醒了。”

“梦没有醒。”

徐青青明眸闪动,唇瓣微微有些发抖,心脏传来难以形容的悸动,“我在这儿呢,又回来了。”

叶景程附身抱住了她,热烈地堵住了那柔软的唇,再没有什么,比这一刻更珍贵。

【y55m】
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